您的位置:最新动态 >
揽花入梦——韩非工笔画作品展在金陵美术馆开展
发布时间:2021-09-24 14:59:00 来源:金陵美术馆
展览名称

揽花入梦——韩非工笔画作品展

 

展览时间

2021年9月23日——10月17日

 

展览地点

金陵美术馆3号展厅

 

出品人

尤荣喜

 

策展人

刘春杰

 

主办单位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

 

承办单位

南京书画院  金陵美术馆
 

韩非艺术简历

男,1979年生于江苏响水,2002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获学士学位,2010年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现为上海同济大学哲学博士在读。先后师从江宏伟先生、高云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现为江苏省书画院专职画家;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兼副秘书长;江苏省美协花鸟画艺委会副秘书长;江苏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首届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培养对象。主要展览:2019中国百家金陵画展中国画获典藏奖,金陵文脉——2014年全国中国画展览,获优秀奖,2018·中国百家金陵画展(版画),第六届全国画院美术作品展,第四届傅抱石·中国画作品双年展,2020《艺术百家》江苏省优秀青年美术家提名展,第二届江苏美术奖美术作品展览获“美术奖”,第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江苏省展区获“优秀奖”,相聚宜兴——全国工笔画作品展,微观与精致·第二届全国小幅工笔重彩作品展获丹青奖,和谐家园全国工笔画作品展,首届江苏省美术新人新作展获新人奖。

展厅现场











 

含英咀华非等闲

——为韩非工笔花鸟画展序

  因为江苏省文联的“名师带徒”计划,我与韩非有了师徒的缘份。

  之所以选定韩非为“高徒”,是基于对他的了解。韩非是画界难得的复合型人才。他不仅精于画艺,是获得中国百家金陵画展“金奖”的画家;他还是策展人,以一系列特色展览显示了他的学术主张和组织协调能力;他还敏于艺术市场,早在艰苦的大学期间就以其智慧获得了市场回报;最令我刮目的,他竟然摘得其家乡县中当年的高考语文单科头魁,此外他还讲究养生、精致生活,擅于规划等等。特别难得的是,韩非一直保有着一份文史哲的阅读和写作热情,这不仅对他的绘画产生了持久的滋养,而且让我们之间有了不少共同的人文话题。  

  我关注韩非有些年头了,他的素质与能力给了我很好的印象。早些年我还曾举荐并研定了调他到苏南某市出任画院院长。但他热衷于创作,担心一把手院长的职责过于重大和繁琐,于是在听取了江宏伟和管峻老师的意见之后,居然放弃了。他的理由是,要干好院长,至少要牺牲3到5年的画画时间,他舍不得。由此可见韩非对艺术的虔诚,对职责的严谨与认真。

  工笔画创作恰恰需要这样的严谨与认真。乱世写意,盛世工笔。没有和平安逸的环境,从容平静的心态,严谨与认真的品格,是画不好、也画不了“三矾九染”、精细入微的工笔画的。韩非似乎正是为了工笔画而生的人。他稳健细腻的秉性与工笔画、尤其工笔花鸟画的创作丝丝入扣。他的作品也呈现出与他的气质极为吻合的精致、优雅、洒脱而温婉。韩非的作品,有着传统艺术的构架,也汲取了当代艺术的构成;有着经典线描的庄严,也讲求时尚色调的美感;既具备了现实主义的基调,也呈现出浪漫主义的想象。正是这种相互的融合与交织,使他的作品散发出一种似是而非的迷幻又神秘的魅力,这一点与西班牙艺术家达利的作品似乎有了某种暗合。也正是因为不同于那些写实、超写实的、抽象、超抽象的工笔作品,作为第三条路径的代表画家之一,他的作品能脱颖而出,在江苏乃至全国画坛上颇具声名,成为工笔花鸟画的中坚力量。

  从画风来说,韩非早期显然取法于他的硕士生导师、著名工笔花鸟画名家江宏伟先生,即以宋代院体花鸟画为基础,吸收文人画的笔墨意趣和格调,掺入当代艺术的构成和色彩语言,形成的一种兼具古典雅逸与当代气息的画风。韩非经过数年的摸索和锤炼,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画风,既清丽明净、雍容华美,又涵咏着沉思与柔情,既有隽永的传统意象,又有设计感很强的当代构图,融中式与西式为一体。韩非明确地把花鸟画创作定位于审美取向的生活化、艺术功用的社会化、意象传统的创新化的维度中,让他的花鸟画从时代要求锲入,以能动的实践响应了时代对画家的寄寓和企盼,正如陈之佛所言:“一个花鸟画家生活在今天这样伟大的时代里,就要求我们积极改造世界观,以健康的、乐观的态度来描写自然,充分地表现时代精神。”[ 陈之佛《研习花鸟画的一些体会》《光明日报》1961年1月30日]韩非不仅从先贤的花鸟画图式中汲取了最丰厚的营养,而且把握了时代审美的特质,与当下人们的生存处境和审美渴求共情,开辟出了自己的一方新天地。

  在表现题材上,韩非善于把传统的“意象”观念结合现实寓意,追求向上而疏朗的意境。“观物取象”、“立象以尽意”,传统花鸟画的创作几乎全部浸润在“意象”观念之中,画家借用丰富感性的自然物象,表达林林总总的主观情思。韩非工笔花鸟画的描绘对象多是仙鹤、锦鸡、孔雀、白鹭、鸳鸯、鹦鹉等优美吉祥的鸟类,这些都是在寓意上得到传统文化和大众审美共识的最佳“意象”,描绘它们易于建立起艺术形式与精神意义的顺畅沟通。因此,韩非对传统文化的研究不仅仅是技艺的研习实践,也是对“意象”中人文精神的赓续,同时又适当变革,赋予其清新的形式,是传统文化时代性转化的成功个案。

  就受众取向方面,韩非在坚持学术操守的同时,亦能关照受众,追求受众最大化。尽管韩非的画面往往带有图式化的观念隐喻,在造型中暗含了对现实的折射和反思,但他对形态及色彩的处理始终遵循着唯美的古典主义原则以及大众普遍接受的审美意趣。我始终认为,但凡真正的好作品都是能够做到“三好”的作品,即:既能让专家叫好,也能让大众叫好,还能让后人叫好。韩非在艺术创作和审美意识上受到传统工笔花鸟画深刻的影响,能自觉构建起以“三好”为原则的创作标准,这也是韩非对传统中国画审美走向近世发展的一种抉择和探索。具体到韩非作品中,其间既有包涵理性的写实性因素,也有坚守宋人、元人花鸟画精谨、概括的写意精神。前者满足了大众在视觉感官上的审美习惯和趋新诉求,后者则表达出“取今复古,别立新宗”(鲁迅语)的民族传统和文化理念。韩非深刻而机变地承接了先贤衣钵,以传统工笔花鸟画的样式巧妙地嫁接、融汇、化合了很多艺术元素,如西画的素描、色彩、图案等等,突破大众对花鸟画的认知、理解惯性,重视观众群体审美认知的最大公约数。努力把高品位的“学术”巧妙地转化为易于大众接受和欣赏的形式,潜移默化地引导大众提高欣赏层次和鉴赏水平,让不同欣赏能力的观众面对同一作品获得丰富多样的审美感受。这也正是韩非的作品之所以能够受到普遍赞许的原因。 

  韩非这次举办展览,如能得到众多名家的指点和批评,是他的机遇和幸运,我乐见更多来自社会方方面面对其作品的意见。毕竟社会的关注本身也在证明韩非艺术上的传播力、影响力。作为老师,我对韩非的成长与进步始终抱有信心和期待。

  记得两个多月前,当我们应邀为“上海世界会客厅”创作大画之际,韩非报喜,他收到了上海同济大学哲学博士的录取通知,同时喜上加喜地又告知,他要在金陵美术馆举办个展,希望我为他作序。对于画展,我一向认为作品是最好、最直接的表白,如果没有对作品的领悟力,我不相信看了序就能“茅塞顿开”。对于观众,我相信自会“青菜萝卜”各有所爱,也不要指望看了序就能改变其审美取向,或统一了审美。此外再加上笔拙,所以除了职务性、仪式性的作序之外,我不大喜欢、也不敢妄序。印象深的也只是为中国线描画册、中国山水画八大家画册、傅小石大红袍画册、赵宏本艺术馆等作过为数不多的序。但韩非画展的序,我则乐而为之并以序为贺,希望他未来的艺术之路更坚实、更顺畅、更辉煌。

高云

中国画学会副会长

文旅部国家主题性美术创作项目专家委员会委员

中国美协国家重大主题材美术创作艺委会委员

江苏省中国画学会会长
 

部分作品欣赏
▲《游园·一 》 192cm X173cm 纸本设色 2019年

《香闺冷· 一》45X68.5CM 2009年 纸本设色

《浮生记·踏歌行 》34cmx136cm 纸本设色 2018年

《浮生记·奔跑的寂廖 》43.5cmX66cm 纸本设色  2019年


▲《浮生记·幻游桃源 》 98.5cm×183cm  纸本设色 2020年

▲《浮生记·偎》 34cmx68cm 纸本设色 2018年

▲《浮生记·若游园》 32.5cmX65.8cm 纸本设色  2019年

▲《浮生记· 双生》32.6cmX65.8cm 纸本设色 2019年

▲《浮生记·失乐园》66cmX130.6cm  纸本设色 201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