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最新动态 >
"霞飞满天——张功慤先生作品大展"广受关注
发布时间:2021-03-15 15:23:00 来源:金陵美术馆

▲展览海报

展览名称

霞飞满天——张功慤先生作品大展

展览时间

2021年3月10日—5月20日

展览地点

金陵美术馆1号展厅

出品人

尤荣喜

策展人

刘春杰

学术主持

奚耀艺

主办单位

南京书画院 金陵美术馆

 



前言

霞飞满天——张功慤先生作品大展

 

张功慤先生1923年出生于上海,1948年毕业于国立杭州艺专,是我国第二代从事现代艺术创作的代表画家之一。在学生时代,他先后受颜文樑、林风眠、方干民、关良等老师的悉心培养,特别是吴大羽先生对他的栽培和爱护,影响其一生。
 
张功慤的艺术实践起始于印象主义的绘画理论,他曾自己总结:“印象派就是光色直接造型,从光色造型的印象主义走向抽象艺术,是其艺术发展的必然”。本次展品是由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早期作品、六十年代中期之前的抽象水墨实验、九十年代后的表现性花卉写生和晚年的抽象作品组成。我们从中可以一窥张功慤绘画艺术形成的轨迹——从印象主义走向表现主义及抽象主义的艺术道路,领略一位现代主义独立艺术家真诚的情感世界和对世界的本能感悟。
 
纵观先生长期的艺术实践轨迹,我们不难发现他的艺术观点的基础来源于易经、老子、庄子等中国哲学思想,以及其自身对艺术的认识和人生感受,并转而化之为独具个性、变化丰富的现代主义绘画语言。他主张:“艺术不是客观现实的再现,对事物外在形态的精确描绘是毫无意义的”、“艺术应该表达自己的内心真实、主观感悟和内在激情,要透过表象把握到对事物与众不同的认识和感受”。他崇尚由心灵抒写而达到思想自由的境界,感情直率而朴实,反应在画面上就是对结构、色彩驾驭自如的把控。其抑扬顿挫的笔触,呈现出诗歌般的节奏和音乐般的旋律,又让人们联想到中国书法中雄浑飞动、连绵不绝的笔势;色彩淋漓、不拘形似的中国文人笔意,更使画面空灵虚幻、气韵生动,其意境和内涵高深莫测、气象万千。张功慤的绘画艺术阳刚而天真,有着解衣般礴式的激情和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充溢着动态美,空灵、率真和自在。
 
这次作品展是艺术家身后的首次个展,展出的八十件作品,大多数也是首次公开亮相,特别是其中三十件水墨、彩墨作品,是其家属新发现的宣纸作品一部分,可以说这些作品见证了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张功慤已经挣脱了时代局限,拒绝随波逐流,完全实现了艺术个体的释放。我们选择了二十件是他于2018年在上海中华艺术宫个展后新创作的作品,98岁高龄时他还坐着轮椅,在行动不便、记性减弱和反应迟钝的身体状态下,再启艺术征程,他完全靠着艺术创作的本能,在画布上吐露出一件件大气磅礴、色彩亮丽、笔触激荡的油彩作品,一如以往,空间构图、造型色彩以及线条笔触,犹如浑然天成,画面充满着朝气、力量和想象……
 
十四年前我曾拜访先生寓所,拜读其大作。也看到吴大羽先生赠其的杰出作品。开了眼,启蒙了我并不开阔的胸怀。然,终于到了2020年那一天,他完成了巨幅双联画《霞飞》后驾鹤霞飞,我们与98岁高龄的的张功慤先生“怀有同样洁愿”而暂别离了。可以安慰我们的是,先生之杰作仍将伴着我们,走未走完的路,度未到来的未来,怀同样之洁愿,到永远。
 
谨以此展向艺术一生的艺术家致敬!感谢先生家人向金陵美术馆捐赠杰出作品。

 

南京书画院院长、金陵美术馆馆长

                      刘春杰

                                          2021.3.5




▲展览学术主持奚耀艺先生与张功慤先生的夫人一行在展厅合影留念

 

▲张功慤先生的夫人及儿子

 

▲观看展览

 

▲南京市政协副主席李奇在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二级巡视员,南京书画院、金陵美术馆党支部书记尤荣喜,南京书画院院长、金陵美术馆馆长刘春杰陪同下观看展览

 

▲尤荣喜书记,刘春杰院长与南京书画院青年画院的画家们观看展览

 

部分作品欣赏



▲《百合花与果子》张功慤 油画  75×65cm 2000年  金陵美术馆藏

 

▲《霞飞》 张功慤 油画 160×290cm(双联)2020年  绝笔

 

▲《静物》 张功慤 油画 54×67cm 1940年  

 

▲《西郊风光》 张功慤 油画 41×51cm 1940年  

 

▲《唯与瓶花》  张功慤  油画  45×54cm  1973年 

 

▲《晨》  张功慤  油画  65×75cm  1997年

 

▲《秀色》  张功慤  油画  100×80cm  2006年 

 

▲《绿野仙踪》  张功慤  油画  100×160cm  2020年 

 

▲《暮池鸶意》  张功慤  油画  125×180cm  2020年 

 

▲《岸风》  张功慤  油画  120×180cm  2020年 

 

▲《月夜之春》  张功慤  油画  125×180cm  2020年 

 

▲《原野》 张功慤 油画  270×290cm(四联) 202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