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最新公告 >
“水墨的新意10+1·金陵美术馆当代水墨邀请展第一回”|参展艺术家简介之一
发布时间:2021-01-05 15:03:00 来源:金陵美术馆

展览名称

水墨的新意10+1·金陵美术馆当代水墨邀请展第一回

主办单位

金陵美术馆 南京书画院

展览时间

2020年12月30日——2021年3月1日

展览地点

金陵美术馆3号展厅

出品人

尤荣喜

策展人

刘春杰

参展艺术家

蒲国昌   北   岛     王华祥     罗氏兄弟 

方力钧    蔡广斌    李   磊     武     艺  

雷子人      一  了        刘春杰

 

 

参展艺术家介绍

武艺

 

  1966年生于吉林省长春市,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

  作品编入:《当代中国二十年启示录》(1998),《中国实验水墨二十年1980-2001》、《中国油画百年史》(台北艺术家出版社2002)、《实验水墨回顾1985-2000》(2005)、《越界·中国先锋艺术1979-2004》(2006)、《中国新艺术三十年》(TIMEZONE8,2010)、《当代中国水墨画(Chinese Ink Painting Now)》(TIMEZONE8,2012)《灰色的狂欢节——2000年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2013)、《中国当代艺术史》(2016)

 

《与记忆有关》节选

武艺

  (一)小的时候,最想画的是火车,课本上都让我画满了,放学后,我常去长春火车站,是从西边的货场进去,一坐就是几个小时,一动不动地盯着来来往往、吐着白烟的火车,那种场面真是壮观,让人心跳!过去的长春火车站是日本人模仿东京火车站建的,十几年前已经拆除建新的了。去年秋天去东京,在老的东京车站前留影,回来看照片时总有种时空错位的感觉。

  后来开始学画素描、色彩,画火车的事就被淡忘了。在高中时也常去火车站,那是到候车室去画速写,对窗外来往的火车视而不见了。

  考上美院后,慢慢觉得什么可以画,什么不可以画,火车已被划到不是画的范畴了。

  过了二十多年,不知是什么原因又想画火车了,我的老师卢沉先生在20世纪60年代曾画过一幅《机车大夫》,这是很经典的作品,遗憾的是那么些年我与老师从来都未就火车这一话题聊一聊……

武艺  《春露之二》 46cm×35cm

  去年我去德国的爱莎芬堡,我的第一张画是画当地的火车站,画面中站台上的时钟定格在清晨7点45分。

  在欧洲,我对各地火车站的热情胜于博物馆,只是那些国度早已没有了蒸汽机车的影子。我也买了不少老式机车的模型,但最好看的还是中国人自己做的“上游0540”号蒸气机车的模型。在国内,有蒸气机车的地方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速度更快、更环保、便捷的机车,据说火车提速之后,现在国内最快的是动车组,直达快车需9小时到达的,动车组只需6个多小时,但是旅客到目的地后需要“消磁”,就是要用盐水冲澡。

武艺  《春露之三》 46cm×35cm 


 雷子人

  1967年生于江西,1989年起本科、硕士、博士均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2003年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个展“入境无语”,2009年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史论系并于2012年完成博士后课题“20世纪中国装饰艺术研究”同年入职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2018年任江西画院院长、江西省美术馆馆长,主要艺术实践为水墨、陶瓷、版画创作等,尤其重视古村落视觉生产及其再叙事研究。著有《人迹于山—明代山水画境中的人物、结构与旨趣》等。

 

《河的第三条岸——读子人》节选

赵柏田


  我观子人兄的画,通脱佻达,不拘行迹,其笔墨有古意,通禅意,一派天机泠然,以传统水墨解读现代人心性之困顿,情爱之欢愉之荒芜,惟有欢喜赞叹。子人如同一个梦幻的诗人,早期以散淡的笔墨,书写青春期的困顿迷惘,尔后又置身陶艺、油画、人体、风景等不同场域,书写着他对画内画外色空的感悟。画画于他,既是在色墨间调和光明,更是一项情感的事业,带着他对这世界原初的感觉、知识与梦想,不然何以解释一个人把三十余年的光阴孜孜于此?

雷子人  《月食之一》 79cm×49cm

  有时我想,子人兄笔下的山水、人物、女体,是我们熟知的那个世界吗?似乎是,又似乎不是。这是与不是之间微妙的一点,正是一个艺术家运思的起点,他要籍此构建起一整个性灵世界。这三十余年,子人就这么不疾不徐地画着,散散淡淡,温温润润,其笔意,既有周昉、顾闳中、陈洪绶的高古,亦有夏加尔式的飞翔和梦幻感,他在画史之中,又在画史之外,他似乎执意要挣开世俗和艺术陈规的束缚,遁着经验和内心里一点灵明的指引,去写他自己的世界。读他的画,恍兮惚兮,似乎同时在与东西方遭遇。

  

雷子人  《何处惹尘埃》 180cm×288cm

 

 

  一了

  本名朱明,甘肃皋兰人。曾于中国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等处举办个展。出版个人作品集文集十余种。

 

《无人之境》节选

靳卫红

  一了是从书法入绘画的,我认为,现在,他的绘画超过了书法。书法是他习得的,绘画却浑然若天成。书法里我看见他的驾驭能力,因而会故意去“做”,这一做反而隔开了他与我。而绘画里追求没有形迹,他竭力追赶自己的心,因此,天趣尽得,使我看得分明的是一了本人。这种经验非常象我观看井上有一的书法时,那一字一划也分分明明的照映着有一本人。

一了  《语世系列》 68cm×137cm
 

  没有书法筑基,他不会有今日的绘画成就。一了并未受过造型的严酷训练,幸也,于书法中的领悟做了他绘画的筋骨,他的天性做了绘画的瓤。他起落笔之间的犹疑不定或错了重来,都被自信的用笔护卫,变成生动、鲜活、大快活的艺术。

  我常被一了的作品打动,羡慕他的自在。一了近些年也画了油画,我看,这些油画除了在材料上与水墨有异,其它的,该怎么说呢:一了画的就是一了画的。油画颜色特别动人,画面丰富,强过水墨,其中的自在也丝毫不损。这个后台的机制很不错。

  

一了  《语世系列》 68cm×137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