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最新动态 >
“金陵大咖——周京新画展”即将在金陵美术馆开展
发布时间:2020-09-08 16:15:00 来源:金陵美术馆

2017年起金陵美术馆策划了“金陵大咖系列展”,先后成功举办了赵绪成、吴毅、朱道平、李剑晨、崔豫章等艺术家个展,从不同角度展示了生活或曾经工作在南京的艺术大咖的艺术人生。尤其引人瞩目的是移居纽约30余年的吴毅先生,以及97岁高龄的崔豫章先生的展览,让久违了的艺术家重返我们视野,亮相南京艺坛,教人感慨、感叹、感动。“金陵大咖系列展”仍将继续,让我们一起续写金陵文脉华章,留存优秀艺术的样本,共同见证过去、现在、将来。
“金陵大咖——周京新画展”将于9月10日在金陵美术馆2号展厅正式对外开放。本次展览不举行开幕式,我馆将择机举办“金陵大咖——周京新画展”系列公教活动,策展人刘春杰现场对话艺术家周京新,话生活、话艺术。届时,我们会诚邀感兴趣的艺术家、媒体和观众朋友参与活动,更有小惊喜现场放送,欢迎持续关注。

展览名称:

金陵大咖——周京新画展

主办单位:

南京书画院、金陵美术馆

展览日期:

2020年9月10日——11月10日

展览地点:

金陵美术馆(二号厅)

出品人:

尤荣喜

策展人:

刘春杰

展览执行:

金陵美术馆展览团队
 

展览 · 前言

时代的图腾——周京新艺术的新创造

刘春杰

尽管江苏文脉深远、人杰地灵,但吴冠中也并非突然开了天眼,一夜成名。他的绘画与理论皆有来路,有依傍。读一读鲁迅1927年2月在香港青年会演讲中的几段话,令吴冠中饱受争议的“笔墨等于零”的来处便水落而石出:“中国虽然有文字,现在却已经和大家不相干,用的是难懂的古文,讲的是陈旧的古意思,所有的声音,都是过去的,那就是等于零的。”

六朝古都,崇艺尚文,积淀深厚。南唐画院、扬州八怪、吴韵汉风,直至新金陵画派,江苏艺坛星汉密布,山高水长,山峰相接,林木茂密,遮天蔽日。周京新一干人马站在众山之下仰视群雄,无不由衷敬仰。但此路不通,彼路拥堵。是“抱着故而死掉”?还是“舍掉古文而生”?有人甘愿留在山里,大树下面好乘凉,轻松愉快,其乐融融。如何敬而不畏?如何寻着新路? 每个时代,每个群体,都有异类,不肯按部就班,不想随波逐流,不愿画地为牢。周京新属于后者,他东山溜溜,南山转转,西山站站,北山看看。他创作于八九十年代的作品材料广泛,人物、山水、花鸟在造型与笔墨上都出现了日后“水墨雕塑”的雏形,闪烁着探索之光。他礼让同行,行走在山路上,不挑食,不忌口:山珍野味、阔叶虫草、林间溪水,经他烹制,皆有滋有味,皆可上席,散着智慧的馨香。
周京新好读史书,爱看先贤传记,也胡乱听听音乐,哪怕最时尚的曲子,可能他压根不知道啥意思,但也听得津津有味。但他读书却极认真,有时会因为一句话而停下来,想想自己,想想别人,想想过去,也想想现在,“对标找差”,想象与书中情景汇合,或完成一次隔空对话,或开启一次奇异旅行。如果还未尽意,他会记录下来,展开自己的演绎,书里书外任思绪飞扬。
丛山的吸引,群峰的包围,多数人在艺术的崇山峻岭里安享一生,没有出山也不想出山。不登高山,焉知天之高也?不临深溪,哪知地之厚也。吴冠中才高八斗,饱读诗书,尤推崇鲁迅,站在精神之父的肩上看世界,登高而招、顺风而呼、假与马、假舟楫,于是见者远、闻者彰、致千里。优秀的文化基因成就他创造了油画民族化以及独特的水墨艺术,吴冠中终成大器。见贤思齐,周京新食五谷杂粮,饮天然之水,借山开道,借力搭桥,站在前辈的高位上寻路而行。他开始了舍弃线条,抽离繁枝末节,大笔写形,笔笔相接。水与墨与宣纸的相融、相合、相斥,笔触之间孕育出中间色阶。这个元素增加了景与物的层次,平添了空间,且变化多端。显然,周京新及时发现了这个笔法与墨法的效果,并将其整理、概括、放大,使之漫游在日后的艺术创作中,形成了自己的水墨雕塑。这种笔墨方法广泛使用在日后人物、山水、花鸟作品中,不论鸿篇巨制,方寸小品,皆出新出彩。此法无坚不摧,无阵不破。一块玉料经泥沙水石打磨,历风霜雨雪浸润,穿越时间的河流,被周京新磨砺出异彩,打磨成器。
周京新安心读书、安稳教书、安静创作。而立之年后做了领导,人却仍厚道;面似冷峻,却也时时幽默诙谐;寡言少语,也常常滔滔不绝。我禁不住私下揣摩,大家嬉笑之间与周京新少了隔膜,这一定是他自己有意配制调和光环的药剂。如此,让他人轻松自由,令自己朗月清风。他是有着暖意的画家,面对艺术毫不懈怠,面对他者毫无傲气,在此背景下,我们透视他的艺术,放大他笔下的花鸟鱼虫,不难察觉他皆添加了深情,注入了快意。它们脱离族群,挣脱藩篱,抚去铅华,涤荡尘埃,纯净鲜活,晶莹剔透。那些精灵般鱼虫花鸟得以进化,天然无瑕,祥鱼潜底,龙门已跃。周京新的虫鸣鸟叫宣誓了草芥的力量,微末的荣耀。
画如其人,画为心声,倘没有清澈澄明的心灵,德艺双修的品质,何以创造出如此纯净的精良笔墨呢?
人们习惯于厚古薄今,因为远去的事与物都被时间披上薄纱,朦朦胧胧,愈远愈神,愈来愈模糊了。然而优秀的物种在进化,物竞天择,优胜而劣汰。时代的发展瞬息万变,无论你是否愿意使用现代最先进科技,5G时代已经来临,今人常常胜古人。周京新编写自己的程序,拥有知识产权,“芯片”“传输”“软件”,皆为自家造。
声无小而不闻,行无隐而不形。难能可贵的是,周京新的创作多为日常。都市倩女靓男、乡间村人、戏曲人物、山水园林、小虫、小草、小虾、小鱼……平庸的、平凡的、司空见惯的生活中的景与物,人与事。事无事,味无味,大无大,小无小,无惊无险,平淡无奇。他绕开以往的宏大叙事和经典图式,提炼笔墨,抽象图像,进化而生成新样式,在千百年传统书画积累的中国画谱系之外拓展出新天地。周京新开了一条通途,同时,他也封了这条前无古人的具有鲜明辨识度的路。
赵无极说:“自己背离传统越远,距离真正的传统反而越近。”与传统保持距离是一种尊重,修复传统是一种责任,创造新传统是真正的继承。移山易,移旧习难;想移山易,能移山难;除旧习开新气象难上加难。心性、修为、机缘、感情、智慧、德行的叠加,为周京新铺路搭桥。积土成山,积水成渊,周京新寻见了辽阔,创造出时代的新图腾。
2020年8月于金陵美术馆
 
布展 · 花絮




▲布展工作进行中


作品 · 欣赏


▲周京新 《角色系列》 226×53cm 宣纸水墨 2014

▲周京新 《角色系列》 226×53cm 宣纸水墨 2014 

▲周京新 《天池山寂鉴寺写生之一》180cmx98cm 2017


▲周京新 《天池山寂鉴寺写生之二》180cmx98cm 2017


▲周京新 《鱼-鹭系列(1)》纸本水墨 152cmx83cm 2016


▲周京新 《鱼-鹭系列(2)》 纸本水墨 152cmx83cm 2016


▲周京新 《芙蓉飞鸟》 138.5cm×34cm 2018


▲周京新 《芙蓉飞鸟》 138.5cm×34cm 2018


▲周京新 《艳惊系列之一》 53cm×228cm 2018年


▲周京新 《艳惊系列之二》 53cm×228cm 2018年


▲周京新 《2019游系列之一》 53cm×228cm 2019年


▲周京新 《2019游系列之十六》 53cm×228cm 2019年


周京新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席,

江苏省国画院名誉院长、艺委会主任,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博士生导师,

中国国家画院特聘研究员,

中国艺术研究院特聘美术创作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江苏省政府参事,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中国画作品《水浒组画》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银奖;《扬州八怪》获第七届全国美展银奖;《西游记组画》获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战洪图》获第九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羽琳琅》获第十届全国美展铜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