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最新动态 >
“实践的力量——第八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在金陵美术馆启幕!
发布时间:2017-06-22 15:46:00 来源:
实践的力量
——由八届版画文献展想到

*展览的持续性
  画案上又多了一封注明“内详”的信,拆开,果然还是一张很不高明的电脑拼图:“我”搂着一裸女。另附一封信,教我如何把钱打给这位先生或女士,这般就可以花钱消灾,化险为夷了。想想人家,为了弄几个钱花一花,坚持做这件事。打印一堆信,拼许多人的图,再查所谓名人或领导的地址,买邮票,装信封,寄出去,耐心躲在一个角落,等待百分之一或千分之一人的回应。仅拼图这项工作,就需要先有一张裸男裸女的原图,再到处寻找或网上下载我或其他人的头像,还需要相应的角度,挺难的,需要持续的信心,持久的毅力。
  国内有过首届青岛国际版画双年展、首届云南版画双年展、首届广西版画双年展……只可惜,这些展览仅轰轰烈烈地搞了一届,再无下文。所以,2007年4月在南京博物院如期开幕的“实践的力量——首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仪式后就有人问:“添补空白的这个展览会举行几届?”面对106位版画家的120件作品和部分资料,我答:“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燃薪于南京博物院,必将传播于五湖四海。”
  十年过去,今天呈现在您面前的“实践的力量——第八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以其强大的阵容、丰富的史料回答了大家一直以来想问的问题。小事做久了,就是大事业。持续才有意义,实践才有力量。

*展览的宣传性
  从某种角度看,批评即关爱,正如监督即保护一样。拥有这个诉求,批评之于我们便是指导、关心,甚至是方向。
  曾有读者网上点评我的《私想者》图文书:“充其量不过是一本版画宣传帖。”多好的建议啊!从此我做书或展览,就朝这个方向努力,批评演变成指导。“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以记录当下,树碑立传为宗旨,再添加一项使命:充当当代版画的宣传帖。

*展览的传播性
  有标题党做的展览名称出现:永不落幕的某某展览,这是所有办展者的心愿,让自己精心策划的展览常留人们心间。
  “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起初便注重文献展示,长于出版展览文献画册。因为这些书籍的存在,既拓展了展示空间,又延伸了展览时间。2017年3月12日,曾在金陵美术馆工作三年的王晓晨从“国立台湾美术馆资料室”发来图片,两届文献展画册安静地倚在书柜间。她说:“这里大陆版画资料并不多,除有王琦、李以泰老先生的,还有就是这两本‘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画册。正如当年何为民博士发来在牛津大学图书馆的图片一样令人高兴,不管何种机缘让它们在异地或他国与读者见面,都是展览的延续。
  多数时候多数人都想做事情,做大事,成就大业。但任何大的事情或者不大不小的事情皆由无数琐碎的不值一提的小事儿组成,以至于干着干着就不想干下去了。于是也就无所谓烦恼不烦恼,成就不成就了。有时用一句“平平淡淡才是真”来安慰自己。在多少大展的画册或杂志中我们看到的只是图录,或者干脆写某某作品,没有材质、尺寸、年代等信息。为什么?省事儿!
  基于此,我在文献展之初就想在书籍出版上下功夫,做一系列带有文献资料、记录画家大事记的展览画册,让画展随之走进研究者视线,走近后来者视野,成为中国当代版画的传播资料。

*展览的包容性
  版画是有爽快、直接、便捷的特性,也有它的棱角分明。但版画也完全可以装置、动漫、非复数性。它可以这样,那样,无数样。第二届、第三届展览中我们就开始接受木刻动漫、木刻手工书、与版画相关系的装置,也有数码打印版画。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国际上早已流行这些手法,而我们的某些版画活动至今仍固执而保守,将优秀的、边缘的版画艺术排斥门外。正如鲁迅先生说过:“从来如此,便对吗?”
  “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强调大版画的相融相和,而非“版画家的版画”自娱自乐。你不同、你前瞻、你不循规蹈矩,我们就邀请你加入其中。

*展览的学术性
  “实践的力量——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一直强调学术性,参展画家并非每个地区均摊的画家,而是具有代表性、研究性的版画艺术家,也有部分新锐,新锐的添加是从同代画家中精选,截取他们的艺术实践,展现当下新一代画家的实践样本。如此包容性、代表性的研究,呈现的是当代版画进程的一个侧面,反映出的却是版画的这个时代精神。
  实践才可以让艺术持续,实践产生力量,做实践派也是这个展览的命脉和不同。
金陵美术馆执行馆长
刘春杰
2017年6月




▲展览刚启幕就吸引了大量观众前来观展
展览讯息
展览名称:实践的力量——第八届中国当代版画文献展
展览时间:2017年6月15日——2017年9月15日(展览期间展品还在不断更新充实中)
展览地点:金陵美术馆3、4、5号展厅
主办单位:南京书画院(金陵美术馆)
学术主持:王华祥 杨锋
策展人:刘春杰
巡展地点:厦门中华儿女美术馆